紡拓會LOGO

用服務

類查詢
即時訊息
字級切換

最低工資上漲會壓縮品牌商對東南亞的採購(上)

2019/04/08
2019年最低薪資率的調整可能成為成衣品牌和零售商自東南亞採購的重大問題,許多東南亞國家的工資仍續維持向上爬升的趨勢。
 
對於東南亞國協(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的部分政府來說,提高最低工資被當作是一項民粹主義措施 - 例如泰國的軍政府,其支持者將在今年面臨大選。而對於其他國家,例如菲律賓,年度審查將最低工資被列入法定規定。
 
因此,預計該地區的最低工資將逐步地調漲,但其薪資調漲的限額 - 以及對成衣製造商的影響 - 將因各個國家而異。
 
在寮國,在2013年至2018年5月(最新一次調薪)中間,歷經8次的調整,最低工資合計增加了76.7%,達到110萬基普(LAK)(相當於129美元)。但2019年尚沒有調整的跡象。
 
在2018年,寮國成衣行業協會(Association of Lao Garment Industry)曾爭取對最低薪資進行溫和性調漲,相當每月薪資僅121美元,並提出警告,薪資調漲過高這可能會導致一些工廠決定關閉。但寮國政府做出不同決定,認為低工資會加速寮國工人出走,跨過湄公河往經濟情況較好的泰國發展,這會嚴重導致寮國勞動力短缺,成衣出口減少。
 
據該協會表示,美國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於去(2018)年12月播放一則聲明,由於寮國勞動力短缺,國內缺乏原材料,屬於內陸國的寮國沒有直接的海上航線,其運輸成本較高,寮國成衣廠數量已從2015年的92間減少到目前的78間。
 
根據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的數據,寮國最低工資及生活費用造成上漲的壓力,2018年全年平均通貨膨脹率為2.5%。
 
(一)緬甸
 
同樣地,緬甸的最低工資在2013年和2018年5月(最新一次調漲)中間,已經翻了兩倍,達到14.4萬緬元(相當91美元),今年目前沒有變化。
 
亞洲開發銀行表示,緬甸與寮國不同,緬甸在調漲工資上承受巨大的壓力,2018年的平均按年通膨率為6.2%。
 
自去(2018)年5月以來,除了最低工資之外,緬甸工人有權獲得加班費給付,雇主被要求員工在三個月的試用期內需支付至少75%的最低工資。但是,不論其工作地點或類型為何,這僅適用於擁有10名或更多員工的企業。
 
值得注意的是,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ILO)去年5月發表的報告發現,對於緬甸婦女而言,擁有中等和基礎教育水準的工資差距為48.6%,女性工人不像男性工人般,有機會進一步爬上更高一層取得更好的工資待遇。
 
(二)菲律賓
 
一些東協國家有不同的最低工資標準 - 例如,菲律賓根據地區不同有兩種不同的最低工資。
 
根據總部位在柬埔寨的AEC News - 東南亞新聞網的研究數據,2013年至2018年10月(最新一次薪資調漲),菲律賓所有行業的工資成長了9.9%至20.8%,達到7,840比索至14,336比索(相當145美元至266美元)之間。
 
儘管菲律賓的消費者物價指數的通貨膨脹速度一直很快,2018年全年平均為5.2%,但僅限首都馬尼拉地區,今年最低工資上漲率最高,相當於280美元,上漲了5.3%。
 
然而,這並沒有使出口導向型企業家感到驚慌。菲律賓外國買主協會(Foreign Buyers Association of the Philippines, FOBAP)主席Robert Young表示:「相對於FOB成衣報價,工資的漲幅與通貨膨脹率相當」。
 
 

回列表

TOP